2019-03-15 00:10:00

只要万物生活在阳光之下,沐浴阳光,每个生物身上都会有阳气滋生。

张小北兴奋的摸摸鼻子,耐心躲在垃圾箱的后面,像个黑暗中的猎手,等到流浪狗从垃圾堆里翻出一个腐烂的鸡腿,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,突然像饿狼出山一样,扑了过去……

鬼魂经过的地方,都会刮起一阵阴风,那条流浪狗却不为所动,它的注意力已经被腐烂的鸡腿吸引了,也正是因此,张小北才能放肆大胆的吸食它的阳气。

柔和却又温暖的阳气,不断的吸进张小北的身体里,张小北眼眶里含着泪花,他感觉到自己重生了。

小区里的人他动不了,但是吸食流浪狗的阳气,也能让他活下去。

强烈的饥饿感,冲昏了他的头脑,他拼命的吸吮着,也不在乎流浪狗身上腥臭的味道。

“啪!”

就在张小北吸食的忘我之时,忽的,一个拳头从身后飞了过来,张小北柔弱的身体从流浪狗身上飞了出去,一头撞进垃圾堆里。

“嘿!小子!是谁让你动这只狗的?”一个不怀好意的鬼影,从黑暗里慢慢走出来。

张小北痛吟一声,从垃圾里爬了起来,这一拳,不偏不倚的打在他的腹部,灵魂一阵动荡,令他头晕目眩。

他习惯性的走到鬼影面前,甚至没有看清那人的嘴脸,便赶紧低头认错,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这是你的……”

张小北话说到一半,突然打住了,他好像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,如果连流浪狗的阳气他都没资格吸,那他还凭什么守护林雨柔?饿了就要吃饭,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!人不让我吸也就罢了,动物凭什么也不让我吸?

这件事关乎到自己的未来,张小北不想就此放弃。

至少,面前只是一个人,大家都是鬼,凭什么?

张小北抬起头,月光下,逐渐看清了那个人的脸,是一个看上去不怎么帅的男鬼,目光不算狠厉,个子一米七五左右,还没有自己高,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,比自己还要狼狈……

看清了他的面貌,张小北找回了一点自信,“饿了就要吃饭,你有什么疑问?”

说着,张小北便握紧了拳头,时刻准备一场恶战。

老头传送给自己的魂力从身体流淌出来,萦绕在拳头上,一时间,张小北的周围阴风阵阵,煞气腾腾。

“哎哟我去!”男鬼叫骂一声,“这狗是我昨天晚上第一个发现的,今天准备好好饱餐一顿呢,没想到被你这个东西霸占了!赶紧滚!小爷我现在只想吃饭,不想动手!告诉你,人死了可以变成鬼,但是鬼死了,就是生命的彻底终结,别给自己添麻烦!”

张小北紧握着拳头,他早就准备好了,“如果你想分一杯羹,我可以答应,但是如果你想赶我走,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!”

“给脸不要脸!”男鬼朝着手心呸的一声,搓搓手,整个人突然冲了过来。

张小北眉心一皱,当下也是铁了心,迎面冲了上去,魂力萦绕在拳头之上,一拳崩出,就听到轰的一声,拳头击打在男鬼的胸膛之上,直接飞了出去!

男鬼绝对没有想到,这个看上去饥肠辘辘又虚弱的人下手竟然如此凶狠,男鬼一头摔在地面上,身上的灵魂剧烈动荡,差点就要魂飞魄散了。

就连张小北也不知道这一拳竟然这么凶猛,竟然差一点要了他的命。

“大哥!大哥!我错了!”见势不妙,男鬼爬起来一头跪了下去,“对不起!小的有眼无珠,不小心打了你!原谅我吧!”

张小北没想到这个人如此欺软怕硬,在男鬼的心里,自己一定是弱小的不堪一击。

可是他这个想法很正确,如果张小北真的强大,怎么可能吸食一个流浪狗的阳气?

只是他触碰了自己的底线而已,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没有食物,张小北在人间难以立足,必须拼一拼。

不过张小北有些意外,这个主动找茬的家伙,竟然手无缚鸡之力,自己只是出了一拳,就把他打飞了?

慢慢走过去,张小北看着他,说道:“现在,是你滚,还是我滚?”

不曾想,男鬼突然哭丧着脸,哭喊道:“大哥,求求你了,让我吃一口吧!我十天没吃东西了!昨天看到这只狗的时候,被别的孤魂野鬼霸占着,我没办法下手,今日来碰碰运气,没想到又被你霸占了!再不吃东西,我就要魂飞魄散了!”

看着男鬼哭哭啼啼的样子,张小北突然动了恻隐之心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怎么死的?”

“我叫刘健,生前看恐怖片,不小心吓得肝胆破裂,死在了出租屋里!”刘健哭喊道,“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,你就饶了吧!”

“吓死的?”张小北愣道,这年头,还有人会被活活吓死?这也太奇葩了。

“是的!严格意义上来说,我应该是个胆小鬼,胆子小,怕惹事,可是我已经十天没吃东西了,在不吃东西就要死了,所以才冒犯了你,对不起对不起!”

看着这个胆小鬼,张小北突然笑出声来,这是他死了之后第一次开怀大笑,这个胆小鬼实在是太倒霉了,生前被活活吓死,死后变成鬼了,混得也如此凄惨。

看到张小北笑出声,刘健好奇的问道:“哥,你不杀我了是吗?”

张小北摇摇头,笑道:“不杀了不杀了,那条狗还在那,你赶紧去吃点吧!”

刘健喜出望外,兴奋的站起来,“你是说,我可以吃饭了是吗?”

张小北摆摆手,“去吧去吧!反正我已经吃饱了!”

就看着刘健兴奋的冲到那个正在啃食腐烂鸡腿的流浪狗身边,疯狂的吮吸着它身上的阳气。张小北在一旁看着他,不知道为何眼睛有点湿润,生而为人,死而为鬼,没想到大家的日子都过的这么艰难。

走到刘健身旁,张小北饶有兴趣的问道:“你自己一个人出来,万一碰到比我还凶险的孤魂野鬼,就不怕死无葬身之地吗?”

刘健吸食着阳气,叹声道:“没办法??!被同类杀了,也比活活饿死好吧?哥,你的身手这么强!不会是冤死鬼吧?”

张小北眉头一皱,笑道:“什么是冤死鬼?”

“冤死鬼就是被人害死的鬼??!”刘健笑道,“像我这样的,就是横死鬼,唉,真倒霉,本来想要投胎的,可是我的尸体在屋子里腐烂,父母白发人送我这个黑发人,我死不瞑目??!”

听着刘健悲惨的身世,张小北喃喃道:“节哀顺变吧!不过我是死于车祸,这样算什么鬼?”

“车祸也算是横死鬼……”刘健答道:“横死鬼一般是指突然死亡的灵魂,比如电击,猝死,车祸……横死鬼是所有鬼道中力量最弱的!不过大哥,我看你的身手,不像是横死鬼??!你不会是骗我的吧?”

张小北失声笑了笑,“这个有什么好骗你的,若不是那场车祸,我现在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唉,天意弄人??!”

“我见过他们打架,恐怕连我的那几个哥们都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“你还有朋友吗?”

刘健吐吐舌头,笑道:“当然有了,孤魂野鬼的日子太艰难了,没几个朋友实在是难以立足,我们一共五个人,老大是一个烟鬼,生前特别爱抽烟,死后也嗜烟如命,可厉害了呢!”

刘健一脸崇拜的说道,“我是兄弟里最弱的,但是怎么说呢,在这个小区,见到任何人,我们都要夹起尾巴做人,不敢放肆,一不小心就大难临头了!”

张小北噗嗤一声笑出声,听到烟鬼这个称呼,实在是憋不住了,笑道:“还有烟鬼?”

“当然了!有什么人,就有什么鬼,除此之外,还有酒鬼,赌鬼,对面那个小区,还有平时我们不敢接近的女鬼呢!”

刘健这么一提醒,张小北突然想起来,在翠云小区转悠了一圈,一个女鬼都没有发现,他很想见识一下,现实中的女鬼是不是电视剧里演的一样,披头散发,穿着一身红衣,动不动就害人。

看到张小北好奇的眼神,刘健摆摆手,道:“哥,女鬼你就别指望了!咱们鬼道里,最强的就是女鬼了!以后你见到她们,要躲得远远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张小北好奇的问道。

“因为……”刘健咬了咬牙,叫道:“因为她们太霸道了!我们一直被她们欺负!”

福建22选5直播:005 胆小鬼

只要万物生活在阳光之下,沐浴阳光,每个生物身上都会有阳气滋生。张小北兴奋的摸摸鼻子,耐心躲在垃圾箱的后面,像个黑暗中的猎手,等到流浪狗从垃圾堆里翻出一个腐烂的鸡腿,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,突然像饿狼出山一样,扑了过去……鬼魂经过的地方,都会刮起一阵阴风,那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www.grp4y.cn

手机版
455| 149| 675| 568| 45| 732| 824| 275| 227| 55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