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3-15 06:03:00

第二天早上醒来。

沐七儿揉着睡眼惺忪的美目,走到客厅来,发现易风人已经不在了,就剩两个黑色皮箱还放在客厅里。

“这么早就去上学了吗……”

她喃喃自语道,又打了个哈欠,这才看到茶几上放着一张字条,字条旁边还放着热腾腾的早餐。

“咦?”

沐七儿拿起字条一看,上面写着:

“七儿姐,我去上学了,这是我买给你的早餐,要是醒来凉了就先热热吧。下午放学过后我再来家里找你,我们一起给那酒吧老板送钱去。”

字条上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,沐七儿看完,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。

“这个小伙儿,愣是愣了点,不过还挺会关心人的嘛。”

她拿起字条旁的一个大肉包,咬了一口,嘴里冒着热气。这一大早起来心里就暖洋洋的,由于母亲的事而一直忧郁的沐七儿,心情顿时好了不少。

“不能白吃人家的早餐,他每天都在学校里面吃饭,肯定吃不好。等他回来,我得给他做一顿好吃的。”

沐七儿喃喃自语道。

她自己可能都没有发觉,她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一直带着满足的笑容。

吃完了易风给她买的早餐,她便褪去睡衣,换好便装。洗漱了一下,便出门去买菜了。

此时的易风,已经回到学校里面开始上早自习。

早自习没有老师在教室里面,但大家也都在忙碌地学习着??词榈目词?,做笔记的做笔记,为即将到来的高考做准备。

只有易风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,哪有心思看书。昨天晚上在沐七儿那里过了一夜,易风兴奋得一晚上没怎么睡,半夜两三点才睡着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

易风顶着两个黑眼圈,一边昏昏欲睡的样子,一边傻笑着。

忽然一只大手猛地拍了他肩膀一下,吓得他直哆嗦。

他转头一看,就看到王文涛拿着本书蹲在他身后,鬼鬼祟祟,又一脸幽怨的样子。

“涛哥,你干啥呢,你吓死我了你。”

易风没好气地说道。

“你小子还好意思问我,你昨晚干什么去了?你夜不归宿啊你,你干什么坏事去了!”

王文涛皱着眉头质问道。他总觉得易风有些不对劲,最近行事异常,前两天又还给他两千块。

这厮……不会真在外面做什么不法的勾当吧?

王文涛这么一问,易风顿时兴奋起来,忙说道:

“文涛,你知道我昨天遇到谁了吗?”

王文涛一愣,摇摇头。

“就是那天我在医院不小心亲的那个护士,她叫沐七儿,我们现在是朋友了,我昨晚在她那里睡的。嘿嘿嘿……”

易风一边说一边继续傻笑。

王文涛闻言,顿时瞪大眼睛道:“我靠!不会吧?”

见他不信,易风忙道:“真的,我骗你我是你儿子。”

他说着,眼神迷离起来,一副憧憬的样子,呐呐道:

“我以前一直以为李雪已经是女神了,现在我才发现。李雪跟七儿姐比起来,简直就是个屁!”

王文涛也怔怔地望着他道:“老子信了你的邪……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从一而终了?被人亲了还要以身相许,易风,今天你再陪我去趟医院,我也要去亲一个!”

“噗!”易风闻言,差点喷了王文涛一脸口水,嫌弃地望着他道:“你想什么呢,我是在七儿姐那里睡了一晚,不是睡了她一晚。我们是好朋友,以诚相待的,你这思想也太龌龊了。”

王文涛回过神来,正经说道:

“你没在外面干坏事就好,我生怕你小子误入歧途了。不过你还真是可以啊,那护士小姐姐长得挺漂亮的,比那李雪强百倍都不止。”

易风闻言还是有些心虚,嘿嘿笑道:“你放心吧,我能干什么坏事,我可是良民。”

王文涛也笑道:

“好的良民,你昨晚夜不归宿让查寝的老师发现了,然后他又报告给曲老师了,曲老师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。”

易风:“……”

……

下课后,易风乖乖往办公室里面走去,做好心理准备接受曲柳心的教育。

“易风,你最近是怎么了,不仅打架,还夜不归宿。老师对你真的太失望了,我知道你家境不好,但你就更应该努力学习,改变你自己的命运??!”

曲柳心望着易风,目光里充满了对他的失望,苦口婆心地教育道。

“曲老师,对不起,我知道错了。我昨晚……做兼职去了,我觉得在学校里面捡垃圾太让同学们笑话了,所以昨晚我就没回寝室。”

易风撒了个谎,他总不能跟曲柳心说他昨晚干仗去了,还差点被人给谋害。

曲柳心闻言,顿时愣了一下,语气缓和下来道: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“对不起了易风,老师误会你了。不过你现在高三了,应该以学业为重,你白天上课,晚上还要去做兼职,哪有时间好好休息?”

“你如果有什么困难,你给曲老师说,曲老师可以资助你。你还是别去做兼职了。”

曲柳心心软了下来,她知道易风家境不好,高一的时候她还一连两次给易风争取到了贫困学生的补助金。

但是后来,那些补助金的名额全让那些家境还可以的学生给拉票拉没了。曲柳心对此也是很无奈,不明白那些家境还可以的学生为什么要骗取贫困学生的补助金。

易风见曲柳心这么关心他,心中也是很感动,有些忏愧撒谎骗了曲柳心。但有些事,不能说就是不能说。

“曲老师,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我不能接受你的资助。虽然我穷,但我也有自尊心的,您要是资助我,熊文他们又该看不起我了。再说您对我已经够好了,我答应你,每个星期只去做几天兼职,给我自己赚点生活费就成。”

易风诚恳地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曲柳心犹豫了一下,叹气道:“那好吧,老师答应你,回头给查寝的老师说说,让他们通融一下。不过你尽量少去做兼职,一定要以学业为重。如果有什么困难,你还是得给老师说说,知道吗?”

易风开心笑了起来,颔首感激道:“谢谢你,曲老师!”

从办公室出来后,易风的心情更加开阔起来,之前他以为这世上丧良心的人居多。现在看来,还是好人多一点。

曲柳心、沐七儿、王文涛,对他都不错。

“易风,怎么样,挨批了没?”

王文涛等候在门外,幸灾乐祸地上前问道。

“放心吧,我跟曲老师说我出去做兼职去了,她没怎么说我?;顾蹈榍薜睦鲜低ㄒ幌?,让他们通融通融。”

易风背着双手,笑嘻嘻地说道。

“我靠!大衰仔,你这是要转运了啊……”

王文涛惊讶道。

“那是当然了。”

易风满面春风,正跟王文涛往教室走去,就跟两个人迎面遇上。

这二人,是杨浩辰和李雪,他们两个十分亲昵,如果不是因为在教学楼,可能都要亲上了。

八目相对之下,四个人都愣了愣。

“哟,易风呀,刚从办公室出来,被批了吧?你说你还上什么学,直接去外面一心一意地捡破烂不就行了。没准儿还能发财呢,你觉得呢?”

杨浩辰一见到易风就忍不住嘲讽起来。李雪则是直接扭过头去,根本不看易风。

易风见李雪这个样子,内心总是有一点心酸,曾经的恋人,虽然只是把他当成备胎,但以前李雪也不对他这么冷漠,一副嫌弃的表情。

但现在呢,连看也不想多看他一眼。

易风面无表情,冷冷看向杨浩辰,平静道:

“杨大少,我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
“不过我做什么,上不上学,又关你屁事儿?”

‘关你屁事儿’那五个字从易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,一旁的王文涛都愣了愣。

易风什么时候这么刚了,竟然敢跟杨浩辰这么说话,他难道不知道杨浩辰是跆拳道高手吗?之前学校有人惹了杨浩辰,腿都让杨浩辰给折了,在医院里面躺了一个月,学校都不敢再回来。

听传闻里说,那个人出院以后又被杨浩辰叫社会上的混子给教训了一顿,又进了医院,最后直接转学去外地了。

“易风,别冲动……”

王文涛拽了拽易风的袖子,低声劝道。

但易风仿佛没听见一样,依旧怒目而视着杨浩辰,一副要跟他开干的样子。

自从昨天被断天和李虎算计后,易风就彻底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。

不管你多么隐忍,或是善待别人,没有人会觉得你善良,只会觉得你好欺负。尤其是杨浩辰、熊文、秦会这一类人,他们总会觉得善良的人低人一等,喜欢踩在别人头上。

“以前你们可以踩在我头上,现在要么你比我强,要么你就给我趴下!”

这是易风此时内心的独白。

“你敢这么跟我说话???”

杨浩辰面色一冷,握紧拳头就要过来教训易风。

“浩辰,别跟他动手,这里是教学楼。”李雪微微皱眉,将杨浩辰拉住,又道:“再说,你跟他动手,也是自降身份,何必呢?”

杨浩辰什么人的话都不听,但李雪的话他还是要听,闻言笑道:

“说得也是,自降身份的事我可不做。”

他看向易风道:“易风,别这么大火气,好歹一层楼的同学,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友好呢?”

杨浩辰一副笑面虎的模样,王文涛看了都有些嫌恶心,要不是打不过又惹不起他,王文涛早把鞋脱下来呼他脸上了。

“易风,请你以后说话注意点,别针对浩辰。这是我跟你的事,你要恨也该恨我。”

李雪终于撇过头来,冷眼望着易风,说道:

“我知道你还放不下我,所以心中有气,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。我的心,永远不会在你那里。”

易风闻言,心中冷笑不止。明明是杨浩辰先对他冷嘲热讽,到了李雪这儿,却成了他易风针对杨浩辰。

女人??!

福建22选5技巧:第十五章 我做什么,关你屁事儿

第二天早上醒来。 沐七儿揉着睡眼惺忪的美目,走到客厅来,发现易风人已经不在了,就剩两个黑色皮箱还放在客厅里。 “这么早就去上学了吗……” 她喃喃自语道,又打了个哈欠,这才看到茶几上放着一张字条,字条旁边还放着热腾腾的早餐。 &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www.grp4y.cn

手机版
563| 429| 964| 47| 445| 921| 497| 548| 804| 426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