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3-27 00:07:46

中午吃过饭后,一干人便由王亮领着来到清沙镇东边,这里是清沙镇的边缘地带,住户没有镇中心的人那么密集,都是三三两两,或者就一户竖立在田野或者山坡上。

而王家才的家就是在河边不远,王亮等人到他家时,王家才等人刚吃完饭,见所长来了,连忙将人迎进屋,他十岁大的女儿,害羞的躲在爸爸身后。

关玲蹲下身子笑着说:“小妹妹,到姐姐这里来。”这也许就是女孩子的天性,见到小孩都喜欢说这句话,农村的孩子不比城市的小孩儿那般活泼,她说完这句话,那小女孩躲的更紧了。

王家才问王亮来他们家有什么事,是不是他妻子的案子,有眉目了,王亮尴尬的说:“正在调查,而且市里已经派人来了,你放心早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。”见王家才露出伤感之色,安慰了几句,这才又问道:“你可有范红的照片,我们需要看一下。”

王家才愣了一会儿,不知其用意,但还是哀声说了句:“我拿给你。”

于是走近里屋,拿出一个相框,王亮看了一眼,交给程蜂,照片是黑白色的,照片上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细瘦女子,抱着一个几岁大的小女孩。

女子模样清秀,五官端正,一双大眼睛,如果打扮一番,也算的上是一个美女,那小女孩与那女子有几分相似,程蜂看了一眼,依旧躲在王家才身后的小女孩,想必照片上的小女孩就是她了。

冯路与关玲几人,互相传着看了一遍,关玲捏着拳头愤然的小声道:“这么一个美丽的姐姐,竟然惨遭毒手,找到凶手定要将他当场枪毙。”冯路迎合道:“可不是吗。”

程蜂道:“我能去屋里看看吗?。”王家才叹声道:“随便吧。”于是程蜂在屋里打量了起来,大厅内陈设比较简单,桌、椅、柜子,门后还有些干农活用的工具。

于是在东屋跟西屋都看了一下,屋内收拾的还比较干净,但是都没什么家具,想必生活也不太容易,没看出其他来,程蜂也就走来了出来。

来到院子里,程蜂对王亮说:“我们再去拜访一下王家祥。”

王亮自是没有意见,但是却不知道路,程蜂对关玲说:“你去把那小女孩叫出来,让她给我们带路。”

关玲点头,笑着来到那小女孩面前弯腰看着她,笑问道:“小姑娘,我们想去你大伯家,却不知道路,你带我们去好不好?”

小姑娘扭头看向他爸爸,王家才说:“那你就带着派出所的人,去你大伯家,记得早些回来。”说完露出哀伤之色,目送一行人离开。

小姑娘答应了一声“好。”,关玲伸手去拉小姑娘的手,她往后躲了一躲,关玲尴尬的将手收了回来,小姑娘在前走着,关玲跟在身后,走了几步关玲问道: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啊,读几年级了?”

小姑娘轻声道:“我叫王英,读三年级了。”

关玲又问:“你大伯家远不远?”

王英道:“不远,就在镇子边上。”关玲又问道:“你妈妈不见的那天,她说她去哪儿了吗?”

王英听此却不说话了,不一会儿关玲听到抽泣声,想必是王英也知道妈妈已经死了,此时又触动她的伤心处,小姑娘哭了起来,关玲急忙说了一大顿安慰的话,最后将自己带的那支钢笔,送给了王英她才停止了哭泣。

王英低声说:“那天下午,妈妈带着锄头去地里挖油菜,说是弄回来腌着当酸菜吃,谁知妈妈再也没有回来。”说完又抽泣起来,关玲又急忙安慰说:“别哭,你妈妈去天堂了,看见你这样子,她也会哭的。”之后又说了一大顿话,这才又止住哭声。

关玲白了程蜂一眼,因为是他让自己问的,程蜂别过头去,假装没看到。约莫走了二十分钟,王英指着前面,被石灰刷的雪白的房子说:“那个就是我大伯家了。”

程蜂看了看那座房子的四周,屋后有一片小竹林,旁边都是庄稼地,就他一户住在那里,其他几户隔的都比较远,他的位置就在清沙镇边上,门前也是有条河,却有一条简易的木板桥,想必是为了方便做生意,自己搭建的桥。

程蜂问小姑娘道:“王英,你大伯家的房子是新盖起来的吗?”

王英没有跟程蜂说过话,有些胆怯,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不是的,那是我们一起住的老房子,去年大伯翻新了一下,把墙面都刷成了白色。”程蜂闻听“哦。”了一声。

功夫不大,已经来到王家祥门前,还没靠近就听一阵“汪汪汪...”的狗叫声,猛然的叫声吓了关玲一跳,接着就见一条又肥又胖的大黑狗,将脑袋伸出门来,恶狠狠的盯着众人,不住的吠叫,将陈志鹏二人吓的往后一缩,好在拴着狗链子。

王英连忙上前喝道:“大黑,不许叫。”可奇怪的是,以往听到她喝止的大黑狗,此时只是往后缩了一缩,却依旧叫个不停,接着王英又大喊起来:“大伯,你管管你家的狗子。”

不一会儿,听到院子里有男人喝止道:“眼瞎了,不知道是哪个来了。”那狗“呜呜。”的叫了几声,显得有些委屈,缩回了脖子,屋里的男人粗声粗气的喊道:“英子你进来吧,我手上正忙着呢。”

王英冲那狗道:“大黑你以前不这样,怎么几天不来就不认人了。”屋里的人似乎在剁着什么的东西,传出“嘭嘭”的声音,王英看了一眼程蜂几人,又喊道:“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,说是要见你。”

不一会那“嘭嘭”的声音停了下来,传来脚步声,喊话道:“哪个要见我?。”接着只见门口走出来一个身形魁梧的光头大汉,一张圆脸,酒糟鼻子,身高有一米八左右,浑身上下都是肥肉,胸前戴着蓝色皮围裙。

王家祥本以为是有人送羊或猪,让他宰杀,但见程蜂、王亮一行人的行头装束有些不一样,先是一愣,然后问道:“几位是谁啊,找我什么事儿啊?”

王亮道:“我是派出所的,找你想了解一些情况。”

王家祥道:“找我能了解什么情况?”王亮道:“也没什么情况,就是有些问题想问你。”

王家祥神色沉下来道:“我又没犯什么法,能有什么问题问我,这入冬了,我忙着呢。”说着转身进了屋,他回屋后那条大黑狗的头又探了出来,王亮几人互望了几眼,他越是这样,越能引起王亮等人的怀疑。

刚才王亮说话之时,程蜂让关玲先让那小姑娘回去了,虽然年纪小,却也有十来岁了,也怕他们交谈的话,被小姑娘听了去,留下心理阴影。

关玲道:“这人看长相就有问题,还用狗拦我们。”李庚本来觉得程蜂就算来这里也查不出什么,但见这王家祥的反应,他也有几分怀疑。

人是有逆反心理的,你越是不让我做的事情,我偏要做,此刻也一样,你越是不想让我看到什么,我越是想看。

李庚道:“既然来了,还能被一条狗拦在门外不成,我们若是被咬了,就将这家伙以妨碍公安人员执法罪,关进派出所。”关玲白了他一眼。

李庚来到门前,刚才被王家祥喝止的大黑狗见此又“汪汪”叫了起来,李庚上前就是一脚,那胖狗灵活的闪在一旁,口中“呜呜”起来,接着做出要发动攻击的动作,龇牙咧嘴露出凶狠的目光。

陈志鹏上前,他双目也露出狠色,盯着那大黑狗的眼睛,那狗起初双眼凶恶,可是二十秒之后,它竟然低下了头,似乎是这场用眼睛对视的博弈输了,有些惭愧。

程蜂看了也啧啧称奇,冯路笑道:“陈组长,有两下子,用眼神就收拾了这土狗。”

陈志鹏笑道:“眼睛最能表达人的心思,动物也不例外,它狠只要你比它更狠,它自是不敢再逞凶。”冯路道:“受教了。”

几人走进院子里,便闻到一股血腥味,程蜂嗅了嗅鼻子,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以他看惯了血腥的凶案现场的经验来判断,院子里的这股血腥味,绝非动物的血腥那么简单,这其中必定透着不为人知的隐秘。

看了一眼院子,院子的顶用一张大铁皮遮住了,院子四周竖立着数根铁柱子,铁柱子上缠着铁丝,上面挂着各种肉,墙角边堆放着许多不知名动物的骨头,冯路眉头不禁紧蹙,心想:“当屠户的都不简单啊。”

此时的王家祥,在剁着案板上的一块羊肉腿,发出阵阵羊膻味,刚才几人走近院子,他只是看了一眼,便没有再看,继续着手中的动作。

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个身材矮小的老人,手里端着盆子,见程蜂一行陌生人站在院中,她又躲回了屋子,似乎是害怕见生人似的。

程蜂见王家祥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忽然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:“王所长,不知道剁人是什么感觉?”

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,眼睛却是盯着王家祥,只见他话刚出口,王家祥手中的砍刀,明显一顿,但是接着又剁下一刀掩饰了过去。

王亮听了也是一愣,明白过来后,于是配合的说道:“小程,你这话问的稀奇,我又没剁过人,我怎么知道。”

福建22选5计划:第23章(走访)

中午吃过饭后,一干人便由王亮领着来到清沙镇东边,这里是清沙镇的边缘地带,住户没有镇中心的人那么密集,都是三三两两,或者就一户竖立在田野或者山坡上。而王家才的家就是在河边不远,王亮等人到他家时,王家才等人刚吃完饭,见所长来了,连忙将人迎进屋,他十岁大的女儿,害羞的躲在爸爸身后。关玲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www.grp4y.cn

手机版
544| 439| 873| 733| 613| 506| 868| 45| 836| 14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