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3-14 23:49:19

一口痰!

周围迅速安静下来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有点傻眼。

这似乎……没按套路来???

在他们看来,最正常的情况是方宇被羞辱后立刻发怒动手,双方打成一团。至于最后谁赢谁输都不要紧,要紧的是场面一定要火爆,一定要燃。

或者,换一种比较让人郁闷却也算得上正常的情况,那就是方宇不甘心的走到被辱前将写过的那些字擦抹干净,而后死扛着不去舔。

是个人都不会舔,所以,折中的示弱也算是个办法。

可方宇却安安静静的走过来,猛的一口痰吐上去!

这算啥?

这是赤裸裸的羞辱!

这是在告诉众人,也是在告诉彭悠扬,老子不买你的账,你能咋滴?

彭悠扬脸黑了,眼神有些阴沉,本来老爹的去世就让他心情低沉。谁想这个在他眼中连屁都不算的家伙,竟敢这样打自己脸!

而更重要的是,这也脱离了自己的计划!

“方!宇!”彭悠扬有些忍不住了,冷冷的看了一眼身后几人。

下巴像地包天的光头摇摇头,晃着肩走向方宇,抬脚便踹!

街头打架最重实际,基本看不到电影中那些呼呼哈嘿的招式,一动手便是要害软肋,根本没有什么道德可言。

光头深知其中三味,更是经历了大大小小上百次斗殴,所以他这一脚踹的突然,也踹的极猛!

在他看来,这一脚下去,对面的小子便会捂着小腹发不出声,软软倒下。

可就在他的脚即将踹到方宇面前时,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古怪的感觉,因为面前这小子竟一动不动,只是定定的看着自己,在笑!

多年的打斗经验告诉他,要坏菜!

就在眨眼间,对面的小子不退反进,竟然双腿一紧死死夹住了他的脚腕!

而就在他惊呼出声的那一刹,一个拳头狠狠朝他的膝盖砸下!

地包天的光头只来得及“啊”了一声便摔倒在地,抱着膝盖躬成虾米,一张脸已经变成了酱紫色!

“我艹,好狠??!”

“好快!我都没看太清!”

“他咋有那么大力气?”

惊呼声响起,彭悠扬看着躺在地上打滚的黑子,眼中有了一丝惊慌。

“让开!让开!怎么回事!”方宇刚迈出一步,人群外便响起了喊声。

众人扭头一看,只见五六个校警一脸严肃的冲进圈内,为首的正是方宇的老相识:那个想要逼他做假口供的张志忠。

“出了什么事!”张志忠看看地上,又看看脸色阴沉的彭悠扬,这才转头看向方宇。

方宇眯起眼,没吭声,他没想到郭军打死都打不通电话的校警,会这么巧出现。

张志忠见方宇没说话,立刻转脸看向彭悠扬,仍然是一脸严肃:“你是哪个系的学生,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!”

眼看着张志忠没有为难自己,而且他竟然一脸严肃的质问彭悠扬,方宇突然觉得好笑。

也许这在外人看来校警是公平对待,可他方宇却清楚的知道,这张志忠就是彭家的一条狗,一条想往上爬却苦于无门、绝对认识彭悠扬的狗!

但现在,这条狗却装作大公无私的去质问彭悠扬!

方宇很快反应过来,这是一场戏,是一个圈套!

“我叫彭悠扬,是高分子科学系的学生。我和他开了个玩笑,可能开的有点过火了,谁知他竟然把我的皮箱和被辱扔出宿舍楼,还朝上面吐唾沫!”

彭悠扬突然扮作一副紧张而无辜的样子,一边说一边来回指着。

“刚好我表哥来看我,表哥看不过想要和他理论,却被他打得……表哥你坚持住,我给你叫120!”

说到这,彭悠扬红着眼急忙掏手机,然后立刻打电话。

张志忠眉头紧锁,慢慢转身走向方宇,脸上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:“这位同学,他说的是不是事实?”

臭不要脸的玩意儿!居然叫我“这位同学”?我就不信你不知道老子的姓名!

方宇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,还是没吭声。

“唉,你什么态度???我在问你话,你怎么不回答!”张志忠终于有了怒色,那表情拿捏的相当准确,准确到方宇暗叹奥斯卡大奖不归他都可惜了。

“小张,先叫校医过来,看看他着腿是怎么了,需不需要急救。”

“小赵,你留在这做个笔录,收集证词!”

“来,你俩跟着我,把他们先带回保卫处,这里是大学,不是让你们争狠斗勇的地方!这种事情绝对要严肃处理!”

张志忠看到方宇仍然不说话,立刻开始吩咐自己的手下。等到他安排完毕,便伸手扯着方宇要离开。

就在这时,方宇看到彭悠扬脸上闪过一抹奇怪的神色。

那表情既像松了口气,又像有些得意。这表情来得快去得快,方宇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。

可他想起这张志忠突兀的出现,想起彭悠扬至始至终没动手,想起郭军告诉他彭悠扬像是在找什么……他似乎有些明悟。

“走??!跟我回保卫处!”

张志忠用力拉了方宇一把,可方宇却像脚下生根,只是身子晃了晃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以为学校管不了你了是吧?”

张志忠又拉几下,见方宇还是不动,反而人群里发出几声轻笑,不由恼怒。

另外几个校警对视一眼,迅速向方宇围来,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要对付一个学生,而是遇到了穷凶恶极的歹徒。

“记录一下。”

“嗯?”眼看着将方宇要围在中间,方宇突然开口了。

“记录一下。”方宇转过脸,淡淡的看着张志忠:“我要打人。”

“什么?”张志忠有点愣神,没搞懂方宇在说什么。

方宇咧嘴笑笑,拿出手机,拨出一串14位的号码,然后一手拿着手机,跨步来到同样一脸不解的彭悠扬面前。

“看!”方宇朝脚下的被褥皮箱努努嘴。

“你他妈的有??!”彭悠扬眉头锁紧,有点不解。

“废物。”方宇咧嘴,笑的有点傻。

“艹,你他妈的才废物!”彭悠扬怒了,他没想到方宇倒现在都不老实,还在这里叽叽歪歪。

方宇收起笑容,摇摇头:“我不喜欢别人骂我父母。”

“骂了怎么样?我就是要骂!”彭悠扬郁闷至极,他觉得今天受到了相当大的羞辱,一个几天前还乖乖送上两万的家伙,现在却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。

是自己疯了,还是这个世界疯了?

“哦。”

“哦什么?你个大莎比,我艹尼……”

虽然他平时在同学面前总是一副淡然而又温文尔雅的形象,但彭悠扬不介意这个时候爆发一下,让在场的同学看看,自己也有很“男人”的一面。

但,他这话没说完。

因为他看到方宇突然笑的很开心,他同时也看到,一只拳头突然就到了自己脸前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……

方宇收拳,彭悠扬猛的后仰,一蓬血伴着两颗门牙飞在了空中。

死一般的安静。

下一秒,乱七八糟的声音轰然响起!

“你、你竟然敢当众……”张志忠快要疯了,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。

方宇咧嘴笑笑,笑容很灿烂:“对啊,我提醒过你,让你记录一下,我要打人了。”

他说完将手机贴到耳边,转过身快速的说了些什么。

“混蛋!把他抓起来!救人!”张志忠快要哭了,他看到了刚才那口血,也看到了那两颗牙,他知道,自己升职的希望只怕又要落空。

……

“完了,我艹!”郭军狠狠的跺了跺脚,扯着胖子就要退出人群。

胖子看上去也是一脸不忍,可却犹自嘀咕:“看不出来啊,方宇平时蔫吧蔫的,动手这么狠!”

郭军恨不得给胖子一拳,哭丧个脸道:“说什么屁话,赶紧找班主任去,想办法帮方宇!”

胖子回头看看现场,又回头看着郭军,咕哝道:“可怎么帮?就算班主任来了也没法,哪怕之前都是别人在欺辱他,可他却真把人干倒了,而还像是打晕了!”

胖子咕哝完,突然发现郭军不说话了,此时的郭军就像定了身,直勾勾的盯着远处,一动不动。

“郭军?”胖子拍拍郭军,疑惑的顺着郭军目光所在看去,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形和另外两个年近半百的老头在朝自己这边跑。

熟悉的人是印象班主任,俩老头他没啥印象,不过好像有些印象……

“快走!”张志忠一手扯住方宇的胳膊,一只手将随身携带的小型电棍抵在方宇后背。

方宇撇撇嘴,内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无趣:“走了还的回来,何必?”

张志忠脸红脖子粗,扯开嗓门就吼:“别废话,你走不走?你不走信不信我要用控制手段!这不是和你闹着玩!”

方宇叹口气,扬扬下巴示意张志忠去看。

还没等张志忠转过头,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入他耳中:“放人!立刻松开方宇!”

张志忠心中一凛,没由来的打个哆嗦。

等他转过脸,心头有种超级不好的预感:“校长?副校长?你们怎么来了?这、这人不能放啊,他刚打……”

“别管他打了什么!立刻放手!”

……

一副冰棺,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安静的躺在里面,闭着眼。

他没法不闭眼,因为他已经是个死人。

而在冰棺一侧,两个老人正呆呆的看着冰棺内的那名中年男子。

半晌,鸡皮褶皱的老太太哆嗦着手,轻轻抚向死人的脸庞,嘴里只是不停的重复着一个词:“正宇”。

站在老太身侧的老头扬起脸,长长的出了口气。转瞬,他脸上的悲哀消失,取而代之的却是冷厉。

“让他走吧,我这把老骨头还在,不会让他白死……那个周洁,和那个小子,必须给我儿陪葬!”

31选7走势图:第二十四章 他变了!

一口痰! 周围迅速安静下来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有点傻眼。 这似乎……没按套路来??? 在他们看来,最正常的情况是方宇被羞辱后立刻发怒动手,双方打成一团。至于最后谁赢谁输都不要紧,要紧的是场面一定要火爆,一定要燃。 或者,换一种比较让人郁闷却也算得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www.grp4y.cn

手机版
264| 649| 694| 873| 604| 835| 268| 274| 681| 776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