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3-27 08:13:00

第二天一大早,我和狐狸与小道士道了别,劳累许久的尚雯还在睡着,小道士盯着黑眼圈对我们挥了挥手,狐狸一路上心情大好,曾经那个在我身边蹦蹦跳跳的小狐狸又回来了。

而我却对狐狸昨天那番话耿耿于怀,一路上没个笑容,狐狸心大似乎早都忘记了昨夜她的话对我的伤害有多大,她永远体会不了,屌丝淡淡的忧伤。

手靠车窗,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,忧郁的眼神,唏嘘的胡渣,浑身的男人味在这一刻释放殆尽“狐狸,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”

狐狸把玩着手机“没什么优点。”

不死心又问“难道一点优点都没有吗?”

狐狸抬起头认真思索了一下道“一点都没有。”

我尼玛,坑爹呢,这主角老子不做了,太特么伤自尊心了!我喜欢海你陪我去看,我以水军大都督之名命令你,立马纠集水军炒作,转发评论吐口水淹死那个王八蛋。

正要爆发之际,狐狸的声音传了过来“不过对我挺好的,这算不算优点。”

我笑了笑道“自然算,我会一直对你好的。”

我喜欢海你陪我去看:杨兄,说好的废柴流呢?你要不要跪的这么彻底?

谈话间,封门村到了,有狐狸在我身后,在看着封门村我丝毫也不害怕,昂首挺胸的向着封门村走了进去。

在通往五通神庙的时候,我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走至到了那一座废屋前,推开房门,屋中什么也没有,但我知道,夜幕降临,这个屋子中皆是人形树!

从背包里面拿出一罐啤酒,倒在了最角落上开口道“小家伙,我们活着,你却死了,如果当初你克服心中的恐惧,也能存活,这是大哥最后一次来看你了,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,在那边好好照顾着自己。”

一切做完,这才带着狐狸向着那破财的庙堂走去,五通神那怪异的雕像白日里看依旧可怖,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,那眼睛好像活过来了一般,盯的我心底发毛。

我扬声道“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,我是来和谈的,如果你愿意和谈,今夜就现身。”

我知道五通神听得见,这句话说罢便找来石块拼成凳子的模样让狐狸坐在了上方,盘腿在她的身边,看着狐狸的腿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。

或许是跟狐狸长时间的接触,我一开始对狐狸的恐惧心里逐渐的越来越小,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邪念,和总想吃她豆腐的龌龊心理。

天地良心,我可不是变态,好色恐怕是男人的天性,更何况我长这么大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,与异性最大的接触恐怕就是前天抱狐狸大腿的时候。

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打量女性的吧,更何况狐狸还是那么的貌美,闪闪躲躲的偷瞄倒不如大大方方的看。

“好看吗?”

狐狸温柔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,这娇嗔的话语顿时让我的心飘飘然,双手抵着下巴笑呵呵道“真白。”

庙堂顿时一股寒意降临,狐狸暴怒的声音传来“你给老娘面壁思过去,小小年纪好的不学,坏的学了一箩筐。”

得,正大光明的看更容易出事……

夜幕缓缓的降临,庙堂外呜呜的风声在次响起,而五通神却没有丝毫出现的意思,但我知道他就在这里,我能感觉到庙堂中第三双打量的眼睛。

他不出现是因为害怕狐狸,我开口道“放心把,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,曾经我打伤了你,而你呢也闲些要了我的命,咱们就算扯平,你看怎么样?”

五通神还是没有现身,我知道它是在思索,我刚想再说些什么,安抚一下它,谁知狐狸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“还不出来,是让我动手把你揪出来吗?”

庙堂中刮起了一阵阴风,庙堂中的些许杂草也被吹起,风静,草落,一团黑雾出现在我和狐狸的面前。

“既然两平,为何再来寻我?”

“有两件事。”

“为了那两个小娃娃的命?”

“这只是其一”

五通神不语,我继续道“那两个小娃娃的命我们不可能给你,对你而言也止不了多少钱,但你自己的命可就是价值连城了。”

五通神道“这话怎么说?”

我指了指庙堂外道“这浓郁的煞气可并非你所能带来的,就连我主人也不能,这封门村你比我熟悉,你虽然得道,但却被囚禁于这封门村,虽然害过几个人,但他们微弱的灵韵是否也不足以让你跟那些东西抗衡?”

五通神有些戒备,庙堂中的温度也冷了几分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我摊开手道“动手是你最不明智的选择,况且你打的过我身后的这位?我是来和解的,自然要让双方互惠互利,我要的不多,就是那几个小家伙的命,你答应放过她们,我给你指一条你能在这封门村存活下来的明路。”

五通神冷笑“连我都堪堪自危,你一个毛头小子有能有什么方法。”

我笑道“这就是你的误解了,换个角度想想,是谁将你囚禁在这里的,而且这个风水局是谁建造的。”

不等它开口我坚定道“不错,就是你最不屑,最看不起的!人!而我也是人类的一员,同为人,他们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,而且我比他们更有良心,不会压榨底层奋斗在第一线的工人!”

五通神沉默许久黑雾停止了翻腾,渐渐隐了下去,一身着黑袍的人身猴脸怪物出现在我的面前“你接着说。”

我继续道“以我的学识和能力,不能够从根本上把你现在所面临的困境解决,但让你轻松一些日子也是可以的,据我笼统的了解,这个地方说的简单一点,就是三个人在打架,一个人在旁观,但这三个打架的人因为身材,身手都差不多,谁都不敢冒然的动手,因为无法一击必杀,极有可能会被没有动手的那一个人捡了鱼,对不对?”

五通神没了话语,我继续道“这个局面也并不是没有破解的方法,而这个破解的方法就在第四个人身上,不,这个人是一个死人,是一个傀儡,它看着你们三个人打架,却无动于衷,是因为你们三人势均力敌,他没有插手的必要。但如若任何一方出现不敌的情况,这个傀儡为了抑制平衡,便会出手相助,但它是一个死人,一个傀儡,就算出手相助那也是循序渐进,一点一点帮助。”

五通神沉默许久开口道“你告诉我这个方法之后就不怕我从这里脱了身然后去找你们的麻烦?”

我道“我不在乎,这个过程是非?;郝?,五六十年极有可能,它可以帮助你,但你也无法逃脱他们设下的禁锢,如果非要我形容的话,我只能说这第四个人的位置不过是换成你来做,仅此而已。五六十年的时间在你看来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,但我们人类没有那么长的时间,或许将来你真的有可能从这三足鼎立的局势中脱身,但那时我们已经死去,而你也要维持这个地方的平衡,所以我不在乎。”

五通神道“如果我孤注一掷呢?”

我摇头“你不会的。且不说你能不能挣脱此地对你的囚禁,就算挣脱那也是大费力气,你出了这个地方之后呢?外面的世界将你们五通神定义为邪魔,在这个地方可比外面美好的多,或许四五百年之后,因为你护封门村的业绩答辩,天道准许你位列仙班呢?摆脱畜神的名号,真正的位列仙班!”

五通神开口道“所以我欠你了一个人情?”

“你还是没有听明白。”我摇头盯着它的眼睛认真道“这是一个交易!一个危险的交易,你需要缓慢的退出你现在所在的局势,稍有差错必定遭到反噬,而我们伤了你一直让你心中有怨恨,我是来抚平你的怨恨,让你能够专心在这种局势下退居后位,不会奔赴前线,岂不是比你现在这个样子美好的多?而且我的交易内容很小,很微不足道,不过是他们的性命。”

五通神与我面面相觑,良久它的身形缓缓的隐退声音却回响在庙堂“这个交易我做了。”

五通神离开了!

而我也感到了口干舌燥,狐狸的声音从背后传来“还真有你的。”

我转头打了个哈欠道“我只是抓住了它心中所想,有欲望的人最好解决。”

忽然一滞,看来连顺也是抓到我心中的欲望了啊,不过现在也没有心思管连顺,实在是太累了,只想好好的睡一觉,躺在狐狸的身边道“一起睡吗?我得手臂很温厚的。”

狐狸怒目而视我连忙闭上了眼睛“我睡了,我睡了,明天叫醒我,记得?;の?。”

逗狐狸发怒,想杀我又舍不得的样子真让人心情愉悦。夜半十分,我得胳膊一阵酸疼,迷糊的睁开睡眼,只感觉胳膊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,心下忽然一凉,那老畜生不会改变主意了吧。

仔细看去,竟然是狐狸枕在了我的手臂之上,陷入了酣睡。

原来,不止男人会口是心非,女人也会啊。

嘴角带着笑意,在次沉沉睡了过去。

福建22选5走势:第四十三章 两全法

第二天一大早,我和狐狸与小道士道了别,劳累许久的尚雯还在睡着,小道士盯着黑眼圈对我们挥了挥手,狐狸一路上心情大好,曾经那个在我身边蹦蹦跳跳的小狐狸又回来了。 而我却对狐狸昨天那番话耿耿于怀,一路上没个笑容,狐狸心大似乎早都忘记了昨夜她的话对我的伤害有多大,她永远体会不了,屌丝淡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www.grp4y.cn

手机版
623| 595| 308| 526| 805| 452| 760| 368| 754| 697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