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3-27 00:00:08

刹那间,隧道里变得亮如白昼,起初,秦宇还以为是井底射出来的光,待井水喷完,井盖回落,他才发现,光源并不是井,而是他身边的白肉儿——她也被吓得够呛,直接显露了原型,变成半透明的本体,白天看她,就觉得泛着神光,夜晚看起来更加明显,而且,因为变身仓促,白肉儿什么都没穿,酮体里面的血管、脏器,全部清晰可见,和人类的结构完全不同,一颗红色跳动的器官(估计是心脏),长在了腹腔之内,乍一看跟科幻片里的外星人似的。

随着井盖复位,锁龙井归于平静,白肉儿的恐惧感也渐渐消退,周身白光变淡,也没那么透明了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反倒是秦宇过来慰问白肉儿。

白肉儿劈手从秦宇额头上,摘下那张“镇龙符”,附身贴在了井盖上,这才舒了口气:“可吓死我了!”

“你们神界的人,也会怕龙?”苏荷小声问,“龙不是你们神界的物种么?”

白肉儿回头,反问苏荷:“那你怕不怕老虎?”

“当然怕了!”

“那不就是了,龙在神界,也是一种凶兽,和老虎在你们人界的地位差不多,普通的神,根本打不过一条龙,得借助神器的力量,或者极高的武功才可以。”白肉儿解释道。

“……那咱们还来这儿干吗?”秦宇皱眉,“酒儿不是说,这条龙很容易对付的么?”

“酒儿说的,是睡龙容易对付,谁成想,它醒过来了?”白肉儿凝眉,又变回原来人类的模样,捡起地上的衣物,逐件穿上。

“那怎么办?”秦宇问,“是不是,咱们没办法拿下这条龙,领取赏金了?”

“也不是,好歹咱们锁定了它的位置,我这就给天庭打电话,让他们派天兵天将下来缉拿这条龙,”白肉儿穿好衣服,再次附身,将镇龙符贴紧了些,“多亏了酒儿的这张符,至少,能镇住那老龙几个时辰。”

话音落,井底下,再次传来咕嘟嘟、咕嘟嘟冒水的声音,很快,两注水流,从井盖的小孔喷射出来,但因为镇龙符的弹压,井盖纹丝未动。

白肉儿掏出手机,秦宇友情提示:“姐姐,这里好像没信号。”

白肉儿瞥了他一眼:“我给天庭打电话,要什么信号——喂,南天门嘛,我是辽河司河女官白肉儿,有事向天龙监禀告,劳烦帮我转接个电话。”

“好的,稍等。”当值的神官翻看电话号码本,找到了“天龙监”的内部号,帮白肉儿转了过去。

天龙监,顾名思义,就是天庭管理龙的机构,龙在天庭里,除了充当依仗之外,有些神也喜欢养龙来当宠物,以此提升逼格,但所有龙,必须要在天龙监注册,并每年送来天龙监检验检疫,这样,才算有天庭户籍的龙,如果没有经过检验,便是“野龙”,天龙监有权格杀之,以免野龙去其他四界(魔界除外,龙不敢去,魔族三岁的小孩子,差不多就能灭掉一条龙)为非作歹。

很快,那边的电话接通,白肉儿将这里的情况简要汇报,请求天龙监派人来擒龙,那头说,他是个值班的保安,天龙监的正式员工都下班了,得等明早,他才能跟监里的领导汇报。

“十万火急啊,大哥,”白肉儿着急道,“等到明早,这龙怕是要吃掉千百条人命,到时候上峰怪罪下来,你担待的起嘛?!”

“呃……那我把刘副监丞的电话给你,你跟他说?今天刘副监丞带班儿。”保安道,他自己不敢给刘打电话,怕挨骂。

“好,给我吧。”

“86898488。”

白肉儿挂了电话,又打刘副监丞的私人电话,打了三遍才接通,刘副监丞老不乐意了,责怪白肉儿在业余时间打扰他。

白肉儿先向领导道歉(刘副监丞的官职,比白肉儿大了三级),然后,将五号线老龙的情况,向刘副监丞详细汇报。

“它怎么醒了?是不是你们把它给弄醒的?”刘副监丞作为天龙寺的管理者之一,显然知道这条老龙的存在。

“我们还没接近锁龙井,它就醒了,此事绝对与我们无关!”白肉儿解释道,这涉及责任问题,自然是能推就推。

刘副监丞沉默了半天,才不情不愿地说:“好吧,我派两个弼龙温下去收它。”

“多谢刘副监丞!”

秦宇不关心谁来捉龙,只关心最终那五两金币的好处费,会不会落在自己兜里。

白肉儿让他放心,这是天龙监的分内职责,不会因此得到酬金,秦宇他们定位老龙有功,才有资格得那赏钱。

“就怕他们不尽力啊……”白肉儿担心道。

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白肉儿电话响起,那两个“弼龙温”已经下界,到了京城,问白肉儿的具体位置,这个时间,地铁全部封闭,发定位,又怕对方找不到,白肉儿只好原路返回,亲自出地铁站去迎接两位大人。

白肉儿走后,锁龙井边,只剩秦宇和苏荷,为了省电,秦宇只开一只手电筒,“监视”着井盖子,苏荷有点害怕,坐在地上,抱着双膝,手脚冰凉。

“后悔了吧?”秦宇点着一支烟,问苏荷。

“没有啦……这是我的工作。”苏荷勉强笑道,为了百万年薪,她甘愿和秦宇一起冒险。

“放心吧,肉儿姐姐做事向来稳健,不会出问题的。”秦宇忽悠苏荷道,他对于白肉儿的性情,再了解不过,如果白肉儿能靠得住,母猪都能爬上树!

秦宇只是没想到,那条老龙会活过来,以为会像白酒儿所说,只要找到锁龙井的位置,就算完成任务了。

抽完一支烟,地铁站那边,传来了脚步声,秦宇打开另外一只手电筒照射过去,迎面走来一人,佝偻着身体,拄着一支拐杖,步履缓慢,看身形,像是个老头子。

大半夜的,在地下十米深的隧道里,忽然看见一个老头,换了谁不害怕?

“什么人!”秦宇高声问,吓唬对方的同时,也给自己壮胆,苏荷早就吓得躲在了秦宇身后,手里紧紧抓着一把登山镐。

老头子停下脚步,微微直起身子,手搭凉棚往这边看了看,又低下头,沿着铁轨,继续走。

“站??!”秦宇呵道,“我是地铁线安全巡查员!你再往前走一步,我可开槍了??!”

说完,秦宇假装摸向腰间,作势要拔槍。

老头不为所动,继续朝秦宇他们这边走,双方距离大概十米远的时候,秦宇头冒冷汗,再次厉声警告,老头这才停下脚步,抬起头,冲秦宇冷笑:“呵,你是辽河司河女官的朋友吧?”

“你认识她?”秦宇狐疑,对方知道白肉儿,应该不是人类。

老头儿桀桀怪笑:“嘎嘎,不是你们叫老朽来的么?”

“您是……弼龙温?”秦宇试探着问。

老头儿应了一声,低下头,继续朝前走,秦宇注意到,手电筒的光,打在老头身上,竟不能留下影子,就好像,老头可以让光线穿过他的身体,跟鬼似的!

对方表明了身份,秦宇虽然将信将疑,可是他没法制约老头,只得咽了下口水,眼睁睁看着老头来到自己身边。

老头抬眼,秦宇看见他的眼睛,又被吓了一跳,老头的眼睛,几乎全是眼白,没有黑眼仁,眼白中间,有一道纺锤体的金线,跟正午时分的猫眼差不多。

“白肉儿去接你们了,怎么,您没看见她?”秦宇小声问。

“没见着她。”老头心不在焉道,说完,他转向锁龙井,抬起手里的拐杖,戳向井盖。

“哎哎,您小心着点,”秦宇赶紧提醒,“别把镇龙符给弄掉了!”

“镇龙符?”老头撇了撇稀疏的胡须,“凭这张废纸,也想困住一条九须之龙?掩耳盗铃罢了!”

九须之龙,就是进化出了九条胡须的龙,属于最高级别的龙了,这个秦宇是知道的,寻龙诀里有介绍,只是他不知道,这条被困在锁龙井里的老龙,到底是几须之龙。

“总归还是小心些吧,”秦宇道,“小人斗胆,请问,您的另一位同事呢?”

之前白肉儿打电话,刘副监丞说,是派了两位弼龙温下界,怎么就来了一位?

老头回首,看看地铁站的方向,轻笑道:“他恐怕来不了了,降服一条九须之龙,老朽一人足矣,小子,你先把那镇龙符揭掉,剩下的事情,交由老朽处理。”

“哦,好。”秦宇点头,上了井盖,附身去揭镇龙符。

就在秦宇即将把镇龙符扯下来的时候,他的脑海中,忽然闪了一下,秦宇抬头看向笑吟吟的老头,总觉得这个弼龙温,好像有点不对劲……

福建36选7走势图:第12章 九须之龙

刹那间,隧道里变得亮如白昼,起初,秦宇还以为是井底射出来的光,待井水喷完,井盖回落,他才发现,光源并不是井,而是他身边的白肉儿——她也被吓得够呛,直接显露了原型,变成半透明的本体,白天看她,就觉得泛着神光,夜晚看起来更加明显,而且,因为变身仓促,白肉儿什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www.grp4y.cn

手机版
434| 193| 397| 223| 524| 248| 943| 538| 27| 528|